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深秋,路邊山野,有成片的或零星的黃花。花兒開,開在涼涼的秋風中,身影不時隨風擺動。 深秋,辦公樓前,公司花工培育的菊花競相盛開,非常打眼。因為品種多,質地好,又是集中擺放,格外惹人愛。 深秋,我每天下午下班後,就很乖地回到家裡,看看電視,很閒散的那種。一會坐著,一會站著,有時還扭扭腰動動臀什麼的。到底看了一些啥?如果陡然有人問我,我還真的說不出來呢。因為那不是為了學習什麼,純粹是為了消磨時光。 深秋,野外肯定冷不說,就是晚上鑽進被窩裡,如果仍然蓋著夏天的小薄被子,那一定有點涼。於是,昨晚,我把薄被子撤換成冬天的厚被子,睡在裡邊,真的好暖的同時,竟然還有些睡不著。是感歎時光的流逝還是久違了散發著陽光味道的大棉被呢?我說不清楚。 真的,在很小的時候,我就喜歡媽媽把棉被放在太陽底下曬了之後,晚上蓋在身上所聞到的那種太陽的味道。這味道根深蒂固在我兒時的記憶中,一直到我成年,一直到我現在,還一定到我將來。 深秋,萬花都銷聲匿跡,唯有菊花盛開。這真是大自然的神奇與詭異。許多花都開在春天。因為春天的一切向上,無論溫度、濕度,還是其他條件,都適宜萬物蓬勃向上地生長。到了深秋,天氣不僅轉涼,而且應該說是涼中透著冷峻。在這樣的環境中,菊花開了。而且,在絕大多數有秋天的地方,是不是唯有菊花在綻放笑容,我說不清楚;即使這樣,我仍然對菊花情有獨鍾。 秋風中,菊花含笑;秋雨中,菊花肅立;冷峻中,菊花競相爭艷;寒霜中,菊花依然昂首挺立。無論大如平盤還是小如米粒,菊花都在以自己的堅韌與不屈,笑傲淒風冷雨;在秋日的陽光下,閃爍著黃燦燦的金光。 深秋的金光中,我用思念的針線串起對過往回眸後獲得的大大小小的珠子。明日黃花總被許多人說成昨日黃花;孰是孰非,我不能定論,但菊花花瓣中的禪機,是滿城盡戴黃金甲也不能比擬的玄妙。湛藍的天幕中有東起西落的日月,有明如燈火的星星。在黃花盛開的季節,我用我的身體擦拭天幕的湛藍,日月和星星竟然都如黃花點綴深秋的大地一般點綴在我的週身。 我虛幻,我飄舞,我沉醉,我迷戀——
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開始我以為這個世界很美、後來才知道什麼叫人心回測、什麼叫虛情假意、什麼叫物是人非、本來單純的我們、變得不再現實、不再純真、這個年代、只有錢才是萬能得爹、我們都回不到從前、這個社會、人越來越少、狗卻原來越多、我們無力面對這個虛情假意的社會、 哭著說我們的過去多麼美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