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四月末尾的夜晚,雨水瀝瀝淅淅淋濕了窗台,淋濕了我凝望的期盼。城市的那端,是否有你,如我一般,在雨霧中掙扎著疲憊的雙眼。 將近一個月以來,雨水似乎不曾眷顧,讓人老是覺得缺少些什麼似的。終於在這漫長的等待後,迎來了一場像樣的雨水。 從窗口撲入的風拂動我雪白的蚊帳,還夾雜著水汽的清香味,瀰漫在寂靜的房間。疲倦的雙眼竟頓時變得興奮起來,我打算起身去關窗,站在窗前,透過眼前已隔水霧般的玻璃看門前的一切。 路燈淡淡的光線有氣無力的拍打在灰白的牆面上,牆上的塗鴉卻清晰可見,燈光的背面是一排蒼翠欲滴的樹木,由於光線原因,我所在的角落只能看到一顆顆樹木輪廓的黑影,風吹拂,雨傾瀉,霧瀰漫,把整個夜景融化成一幅水墨畫,我關窗的意向如灰飛煙滅。 推開門,走出去,感覺風較猛烈,導致細雨傾斜紛飛親吻我的額頭。我想在雨中漫步,同眼前這幅天然水墨畫聊上一聊,身體卻不允許,注定我沒有想像中的悄然灑脫。無妨,身在屋簷下,亦能沉醉。 突然,一雙急行的腳步從眼前掠過,雨水沙沙擊打在他的傘面上,一粒粒水珠瞬間滑落,好比雨打荷葉那樣的深情動容。那男孩向路燈背後那棵大樹走去,這時我才知道,原來大樹旁那婀娜的小樹影是一位亭亭玉立撐著傘的姑娘。 那姑娘丟掉了自己的小雨傘,小雨傘被風刮著刮著就不見了影,於是兩個黑影就消失在男孩的大傘下,此時,縈繞在我耳旁的是那細小的聲響,簌簌的情話和輕柔的愛語。 我只是站立在那裡,望眼欲穿般的看著,不發出一點聲響,想著傘背後男孩與那姑娘的甜蜜,自己心頭卻不由自主的浮現起點點的憂傷,我還是走吧,如此的愛戀,是容不得外人一絲打擾的。 我多麼恨自己此時不是風不是雨啊,無法將雨中浪漫的種種情愫一一捕撈。 我掩上門,躺回到床上,在充滿水汽清香的味道中睡去。夢裡,那對男女的愛戀斷斷續續的綿延了一夜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位朋友,電話裡說來醫院看我。 若在平時,是不會麻煩朋友的。因為有重要的事要去二七處理,雙腿行動不便,便給他說,好,在某醫院。 他要晚一會兒到,知道他會去置辦禮物,便給他講,什麼東西都不要帶,什麼都不會收。但是你要買一支百合來。只要一支,多了拒收。 答沒問題。 我要百合,只是一時興起,同時也免去朋友不必要的麻煩。 於是約了下午兩點,醫院東門見面。 剛好,我鄰床的阿姨要出院,家並不遠,因為相處的極為融洽,東西又多,說什麼都要送她回家。問朋友是否方便…… 他說,一切聽你安排。 輸完水,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。剛拔掉針,電話便響起來說人已經到了。 於是在病友的女兒小麗姐的幫助下套上長褲,穿上外套。 先去找我的主治醫生請假,給他講有車接送,不會辛勞,很快就回來。 拉開車門,副駕駛的位置擺著一束花,朋友與我同時伸手,不等他開口便講,是給我的吧,真漂亮。 朋友知道我的性格,說什麼是什麼,那確實只有一支三頭的香水百合,搭配是幾支紅玫瑰和我不知名的葉子。 沒有去看那玫瑰的數量,做為朋友的心,收下的是他的關心與祝福。 一路上,這兩個人彷彿找到了知音,一唱一和給予了我極高的評價。而那些被他們譽為美德的東西,只不過是每個人都能做到做好的,不值得讚揚。 其中兩句話讓我思索很久: 一句來自朋友,他是某公司河南公司的總經理,曾任某大學教授,他講:認識林心很久,最大的感覺是她需要一個更大的平台,她應該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。 一句來自阿姨,她說:小趙,你去考公務員吧,你應該從政,走政治路線。你為人正直,處事得體,又極理解人心,尊重別人內心裡的東西。從政你會很有前途,很有未來。 阿姨眼裡的我,很平凡很普通,若非朋友提起,她甚至不知道我在做著一份什麼樣的工作。 給他們道謝。謝他們抬愛。 大的平台,我怕是應付不來的,因為我志向並沒有那麼高遠。 從政,更是不行,太感情用事,是我的致命傷。其實我可想從政,可想做官,可想去做一個好官。可是,我知道,在我們這個國家,正直卻不是政治。 把阿姨送到家。幫她把東西放好。從花束中抽出一支玫瑰來遞到她手上。 感謝她這些天來對我的照顧。 給她講,阿姨,朋友送我的花,很珍貴,只拿出來這一枝送給您,感謝您這些天對我的照顧,花的多少,代表不了感情的深淺,恭禧您出院,明天是女人節,祝您節日快樂。 我看得出阿姨的感動。她就是那個把我當成親生女兒來疼的人。 她站在那裡,目送我們離開。我向她揮手再揮手。 她說,我下午還去醫院找你。你只要不出院我天天去陪你。 朋友在,忍著淚不講話。 朋友說,林心現在這個樣子很不好看。 我穿了一件毛呢短大衣,黑色長褲,藍色閃鑽的平底皮鞋,頭髮高高的束著馬尾,素面朝天,沒有任何裝飾。 其實我自己知道,現在的精神狀態確實很差。任誰見了都會失望。 心裡暗罵他不會講話嘴上也不饒他。 你這個人,怎麼這麼直啊。我一個天天在醫院混的人,又能怎麼樣? 他趕緊補上,有些人的美在外表,你的美不在這裡,你的美更多的是內心裡的東西。 知道他還是在說我醜,卻不再和他計較。 音樂悠揚,陣陣撲鼻的百合花香。兩個熟悉卻陌生的老友,淡淡的聊著天,是一種恬淡的溫暖。雖然我和他對很多問題有著天差地別的看法,不管是生意經還是生活方式,但是他仍然是值得我珍惜的朋友。 臨別,他把五本自己刻錄的音樂光盤送給我。 再三感謝,他對於音樂的認識與理解,一直是我所刮目。 朋友電話來問要不要來接。給他講,不要。下因為一輛公交車出了事幫攔在路中央,出租車給賭在人民公園過街天橋下很久。 卻因為賭車的安靜,細細想了很多東西。其實能安靜下來,確實是件很好的事情。 回來,自然是遲到了,主治醫給提出警告。你這樣亂跑會影響我的治療效果,你要想少受點苦,就要多休息,不要再來回跑了。 並沒有走什麼路,但是右腿是真的疼痛加重了。趕緊去理療室,還有四項治療要做呢,一項一項的報名去做。疼痛並瑣碎著。 我記得誰和我說住醫院多好,可以好好休息了。 可是這真的是一個個壓抑而痛苦的過程。若非迫不得以。誰又願意來受這份苦楚呢? 願我所有的朋友平安健康,小病不要挺,大病不要等。愛自己,從珍惜自己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