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四月末尾的夜晚,雨水瀝瀝淅淅淋濕了窗台,淋濕了我凝望的期盼。城市的那端,是否有你,如我一般,在雨霧中掙扎著疲憊的雙眼。 將近一個月以來,雨水似乎不曾眷顧,讓人老是覺得缺少些什麼似的。終於在這漫長的等待後,迎來了一場像樣的雨水。 從窗口撲入的風拂動我雪白的蚊帳,還夾雜著水汽的清香味,瀰漫在寂靜的房間。疲倦的雙眼竟頓時變得興奮起來,我打算起身去關窗,站在窗前,透過眼前已隔水霧般的玻璃看門前的一切。 路燈淡淡的光線有氣無力的拍打在灰白的牆面上,牆上的塗鴉卻清晰可見,燈光的背面是一排蒼翠欲滴的樹木,由於光線原因,我所在的角落只能看到一顆顆樹木輪廓的黑影,風吹拂,雨傾瀉,霧瀰漫,把整個夜景融化成一幅水墨畫,我關窗的意向如灰飛煙滅。 推開門,走出去,感覺風較猛烈,導致細雨傾斜紛飛親吻我的額頭。我想在雨中漫步,同眼前這幅天然水墨畫聊上一聊,身體卻不允許,注定我沒有想像中的悄然灑脫。無妨,身在屋簷下,亦能沉醉。 突然,一雙急行的腳步從眼前掠過,雨水沙沙擊打在他的傘面上,一粒粒水珠瞬間滑落,好比雨打荷葉那樣的深情動容。那男孩向路燈背後那棵大樹走去,這時我才知道,原來大樹旁那婀娜的小樹影是一位亭亭玉立撐著傘的姑娘。 那姑娘丟掉了自己的小雨傘,小雨傘被風刮著刮著就不見了影,於是兩個黑影就消失在男孩的大傘下,此時,縈繞在我耳旁的是那細小的聲響,簌簌的情話和輕柔的愛語。 我只是站立在那裡,望眼欲穿般的看著,不發出一點聲響,想著傘背後男孩與那姑娘的甜蜜,自己心頭卻不由自主的浮現起點點的憂傷,我還是走吧,如此的愛戀,是容不得外人一絲打擾的。 我多麼恨自己此時不是風不是雨啊,無法將雨中浪漫的種種情愫一一捕撈。 我掩上門,躺回到床上,在充滿水汽清香的味道中睡去。夢裡,那對男女的愛戀斷斷續續的綿延了一夜。